• <fieldset id='sb941'></fieldset>

      <dl id='sb941'></dl>

    1. <acronym id='sb941'><em id='sb941'></em><td id='sb941'><div id='sb94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b941'><big id='sb941'><big id='sb941'></big><legend id='sb94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sb941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sb941'><strong id='sb94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ins id='sb941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sb941'><div id='sb941'><ins id='sb94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tr id='sb941'><strong id='sb941'></strong><small id='sb941'></small><button id='sb941'></button><li id='sb941'><noscript id='sb941'><big id='sb941'></big><dt id='sb94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b941'><table id='sb941'><blockquote id='sb941'><tbody id='sb94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b941'></u><kbd id='sb941'><kbd id='sb941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i id='sb941'></i>

            這位81歲的畢業生,談起學習就像18歲的模樣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新華社天津2月4日電(記者郭方達 張建新)“不要屈服於同齡人的壓力  ,生命的意義就在於挑戰自己  。”4日  ,在天津大學一間禮堂內 ,正舉辦著一場畢業典禮 ,一位頭發花白的畢業生在臺上發言  。

              她叫薛敏修  ,今年81歲 ,在完成瞭專升本的所有必修課程後  ,在這一天她拿到瞭天津大學現代遠程教育的本科畢業證書 。同時 ,四門外語的自學經歷  ,讓薛敏修成為天津大學學生們爭相學習的對象  。追溯她的求學夢 ,還得從上個世紀說起 。

              大學夢始終在心裡

              20世紀60年代  ,大學便是薛敏修追求知識無比向往的最高殿堂 。1957年  ,21的她剛從中專畢業就參加高考  ,並被西北大學錄取  。但由於當時的變故  ,沒能夠成功入學 ,這使得大學成為她心中的一個執念 。

              決意要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的薛敏修  ,在那個年代學習瞭俄語和拉丁語  。從事藥品管理工作後  ,她經常要進行藥品登記  ,但海外運來的藥品通用說明都是采取英文寫作  ,這使得她在工作中遇到瞭難題  。“我最早不會英語 ,要麼就著拉丁語的寫作方式去查字典  ,要麼幹脆通過主要成分的分子式去確認 ,費時費力  ,也不準確 。”

              於是  ,薛敏修萌生瞭學習英語的念頭  ,同時對法語也有興趣 ,懷著強烈的學習欲望 ,她自學瞭英語和法語 。“這兩種語言之間有相似的地方  ,放在一塊對比著學  ,還真把它們學瞭下來  。”薛敏修說 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來保持學習的精神和態度  ,源於她渴望上大學的願望始終堅定  。2001年  ,高考取消年齡限制  ,薛敏修意識到自己的大學夢可能真的要實現瞭  ,於是她先報名學習“電子商務”的大專課程  ,為再次參加高考做準備  。

              大學之路柳暗花明

              2013年 ,時隔近60年 ,薛敏修再次踏入高考考場  。已經七十多歲高齡的她  ,再和“後生”們比拼 ,確實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 ,盡管竭盡全力 ,但成績並不理想  。

              當薛敏修以為大學夢真的此生無緣時  ,天津大學網絡教育學院的現代遠程教育課程給她提供瞭一條途徑  。

              工作人員回憶  ,2014年春天薛敏修來報名時  ,大傢紛紛以為她是為孫子而來的 。“奶奶  ,您……”可沒等工作人員把話說完  ,薛敏修就糾正道:“別叫我奶奶  ,我來這兒是學習的  ,請叫我薛敏修同學 。”

              剛入學時 ,大學的教育對於薛敏修而言還是有些吃力  ,甚至幾次面臨“被勸退”  。

              教數據庫基礎的老師認為她年紀太大  ,許多課程對她來說太復雜  ,就勸她退學去上老年大學  。在學高等數學的時候  ,即便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她依然硬著頭皮學  ,因為害怕老師認為自己聽不懂而勸自己退學 ,甚至不敢問老師問題  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久瞭  ,薛敏修摸索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方法:上課聽不懂的  ,如果是基礎問題  ,她就去翻中學的課本自學  ,如果是大學階段的問題她再去問老師  。即便如此  ,第一學期下來一共5門功課她仍有2門不及格  。考不過再繼續補考  ,求知路上她一直不言放棄  。

              六十年執念終夢圓

              薛敏修的勤奮好學 ,在整個學院都出瞭名  。她告訴記者  ,自己一般早上五點鐘起床 ,而養成這個習慣的原因  ,是因為有一臺廣播節目會在早上五點播送英文消息 。一天內的時間主要被用來學習專業知識  ,其中計算機相關的課程她花費的精力最大  。

              “計算機我沒碰過  ,但現在這個時代  ,你不會用計算機  ,還怎麼學習呢  ?我一定要跟上時代 。”專業課上  ,盡管基礎弱、底子薄 ,但薛敏修硬是靠著一種不怕輸的精神  ,最終通過瞭計算機課程的考試  。“考瞭6次才過沒什麼丟人的  ,過不瞭就不敢學瞭才丟人 。”薛敏修說  。

              在天津大學網絡教育學院  ,薛敏修是年輕人“身邊的榜樣”  。“你還這麼年輕  ,怎麼就不能堅持下去呢  ,你看看薛敏修同學……”“這門課 ,你再努力復習一下 ,你看看薛敏修都過瞭……”薛敏修幾乎成瞭老師和同學口中“別人傢的好學生”  。

              對於畢業一事  ,薛敏修說:“我當然是高興的 ,但是這張證書不重要 ,我就想學點本事  ,人老瞭也應該繼續學習 。”至於未來是否還有繼續升學的打算 ,薛敏修態度十分明確:“隻要讓我考  ,我就去考 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隻要學習我就高興  ,隻要學習我就有收獲  。”81歲的薛敏修眼神中閃爍著對知識的渴望 ,就像是18歲的模樣 。

            原標題:這位81歲的畢業生 ,談起學習就像18歲的模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