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abzkw'><strong id='abzk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abzkw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abzkw'><em id='abzkw'></em><td id='abzkw'><div id='abzk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bzkw'><big id='abzkw'><big id='abzkw'></big><legend id='abzk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ns id='abzkw'></ins><dl id='abzkw'></dl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abzkw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abzkw'><div id='abzkw'><ins id='abzk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abzkw'></i>
          1. <tr id='abzkw'><strong id='abzkw'></strong><small id='abzkw'></small><button id='abzkw'></button><li id='abzkw'><noscript id='abzkw'><big id='abzkw'></big><dt id='abzk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bzkw'><table id='abzkw'><blockquote id='abzkw'><tbody id='abzk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bzkw'></u><kbd id='abzkw'><kbd id='abzkw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浙江大學百萬元重獎老師 以互聯網方式收徒百萬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中新網杭州9月10日電(謝盼盼 吳雅蘭 柯溢能)說到桃李滿天下  ,人們腦海裡浮現的總是頭發花白的“老”教師伏在書案上挑燈夜戰的情景 。不過 ,在浙江大學(簡稱“浙大”)有一位老師 ,年紀不大卻已在全國各地有瞭100多萬的學生  。他的“收徒”方式既跟專業有關 ,又帶著明顯的時代特色  。

              他就是被譽為“中文慕課第一人”的浙大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教師翁愷 。今年教師節 ,他拿到瞭一張沉甸甸的獎狀  ,永平傑出教學貢獻獎  ,獲得獎金100萬元人民幣  ,這也是繼2017年空缺之後  ,浙大永平獎教金再度頒出傑出教學貢獻獎  。

              1995年  ,Java語言橫空出世  ,在當時的計算機領域引起瞭一場震動  。也是那一年  ,翁愷從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本科畢業  。作為技術控  ,翁愷的職業理想一直是軟件工程師 ,但因為當年考研失利  ,他留校當瞭老師  。

              3年之後 ,浙大準備開Java語言這門課 。當時在國內高校界  ,都沒有老師系統學過這門剛誕生3年的編程語言  。最終  ,翁愷和另一位老師成瞭第一批“吃螃蟹的”  。從零開始  ,是困難  ,也是挑戰  ,翁愷說  ,這倒很符合他愛創作的個性 ,“一張白紙  ,恰恰給瞭我充分的創作空間  。課程如何設計  ,講什麼、怎麼講、前後關系是什麼  ,一切都是新的  。”

              如今 ,他每年都要上10來門課 ,一年有近600個學時的課程量 ,這在以課多著稱的計算機學院裡也算是相當“可觀”的瞭  。

              有句話說 ,翁愷  ,是浙大人的老師  ,更是全國很多人的老師  。這樣高的評價  ,源於慕課  。

              2014年  ,翁愷作為第一批老師在教育部中國大學慕課平臺上開設瞭“C語言程序設計”等課程  。剛開始他預估能有幾千人報名就不錯瞭  ,沒想到開課前報名人數已經突破一萬  ,他開的5門課都受到瞭網友的廣泛好評  ,單期註冊學生最高達到10萬多人  ,累計註冊學生超過180萬人次 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慕課中的大部分都是翁愷在傢中錄制的  ,靠著書墻  ,一個人、一個鏡頭、一臺電腦  。“這樣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碎片時間  ,比如離吃飯還有二十分鐘  ,我就用十分鐘來錄一個程序  。”就這樣60分鐘的慕課  ,翁愷錄制要用120分鐘  ,剪輯要再花120分鐘  ,有時候覺得講得不理想 ,就重新再錄  。

              翁愷的用心遠不止在技術層面  ,仔細聽他的慕課  ,就會發現與線下的教學並不相同  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學校上課  ,學生是被‘關’在教室裡的  ,不能隨意走動 ,老師講課也是持續的  。但在網絡課程中  ,電腦隻占據學生面前非常小的一塊空間  ,學生聽課比較隨意  ,隨時可以中斷課程 。”翁愷心裡很清楚 ,上慕課要想上得出彩  ,讓學生坐得住  ,必須來一番重新設計  。

              翁愷把自己的方法稱為“不講道理”法  ,一上課就直接敲代碼  ,一邊敲一邊講解  ,但學生們非常喜歡  ,不僅上課認真 ,而且討論區互動、答題非常踴躍 。

              剛開始的時候 ,翁愷全天候地撲在討論區  ,一有問題就馬上“滅掉” ,慢慢地他發現  ,即便他不出面  ,也有人把問題回答得很好 。這下  ,翁愷心裡又想瞭  ,會不會都是“托”在發言呢  ?於是他做瞭一個排行榜  ,統計誰發帖最多  ,誰回帖最多 ,然後排行榜前十的送一個有浙大標志的小禮物 。這樣一來  ,從學生留的快遞地址就能看出這些是不是“真粉”瞭  。

              結果讓翁愷很高興  。學生中有小學老師 ,也有偏遠農村的村民  。翁愷說  ,這就是慕課的魅力  。“這些同學非常辛苦、非常不容易  ,給我留下瞭很多的感動  ,也讓我們覺得做這件事情是非常值得的 。”

              上課也能成為“網紅”  ,這是翁愷不曾想到的  。他說:“不一定就是我上得最好  ,主要是浙大的品牌效應  。”翁愷說  ,慕課能讓更多的人不出傢門就能學到知識  ,而且課程可以隨時看反復看的特性非常有利於學習  ,今後我還會一直上下去  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