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s id='1trnu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1trnu'><div id='1trnu'><ins id='1trn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1trnu'><strong id='1trn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span id='1trnu'></span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1trn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dl id='1trnu'></dl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1trnu'><em id='1trnu'></em><td id='1trnu'><div id='1trn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trnu'><big id='1trnu'><big id='1trnu'></big><legend id='1trn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 id='1trnu'></i>

          1. <tr id='1trnu'><strong id='1trnu'></strong><small id='1trnu'></small><button id='1trnu'></button><li id='1trnu'><noscript id='1trnu'><big id='1trnu'></big><dt id='1trn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trnu'><table id='1trnu'><blockquote id='1trnu'><tbody id='1trn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trnu'></u><kbd id='1trnu'><kbd id='1trnu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冒牌網約車橫行無阻 上海杭州"馬甲滴滴"亂象調查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□ 本報記者 餘東明

              □ 本報見習記者 黃浩棟 

              □ 本報實習生 黃澍

              近來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多次接到乘客投訴,稱自己實際約到的車輛並不是APP上顯示的車輛,並對這種“馬甲網約車”帶來的安全隱患表示擔憂  。

              那麼,這麼多的“馬甲網約車”是如何出籠的?他們又是如何突破重重管理壁壘實現“越獄”?“馬甲網約車”的出現給乘客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又會帶來哪些危害?近日,記者選擇瞭上海、杭州兩地對此前投訴較多的“滴滴”網約車進行瞭調查 。

              “馬甲滴滴”頻頻亮相

              冒牌網約車多出現在郊區、機場、火車站等區域

              記者調查兵分四路,一路選在晚上從浦東機場打車回城,一路選擇在松江大學城內短途打車,一路在上海市區打車暗訪,還有一路則在杭州市區打車暗訪  。

              晚20點10分,記者在浦東機場點開滴滴APP選擇瞭專車,輸入地址後,很快顯示有車接單,記者隨即撥打接單的電話,卻無人接聽 。幾分鐘後一個陌生電話打瞭回來,稱自己就是接單司機 。在給記者指定瞭上車地址後,明確告知接單車輛是外地牌照,記者表示拒絕 。

              隨後記者又連續操作瞭四次,情況如舊  。接單司機皆告知自己的車輛是外地牌照,但整個過程都在滴滴平臺上完成,既不影響收費,也不影響行程 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邊晚上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情況,你要打上一輛本地車算你運氣  。”最後,接記者的是一輛河南牌照的轎車,司機自稱是河南人  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上海對專車限制很嚴,要求滬人開滬牌,沒有辦法才打打擦邊球  。”這位駕駛員介紹:“我們一般隻在晚上出來運營  。一方面外牌限行結束瞭,另一方面執法也松一些 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滴滴對你們不監管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就是通過‘黃牛’掛在滴滴平臺下面的  。至於他們怎麼操作,我們並不清楚,反正交點錢也就搞定瞭  。”

              早上8點45分,記者在華東政法大學(松江校區)門口用“滴滴”呼叫到一輛顯示牌照為滬C的快車,大約5分鐘後,一輛皖N開頭的轎車抵達接單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到松江大學城地鐵站吧?再遠就不能去瞭  。”一上車,這位駕駛員就跟記者確認到達地址 。

              他稱自己是安徽人,在上海做“滴滴司機”已經有兩年多瞭,專門在松江這一帶跑,一般不進城  。

              “為什麼你的車和平臺顯示的不一樣?”

              “滬C是我買的二手車,當年用那個牌照註冊的滴滴,後來覺得車太舊瞭,就用老傢的車出來跑單 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不怕被查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郊區抓的不嚴,而且我們有個群,哪裡在查我們都會相互通知  。”這位司機回答得頗為坦然  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的行程大約5公裡,但開到3公裡左右,這位司機就終止瞭行程  。

              “就收13塊吧,請你多包涵,結束瞭給我一個五星好評!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樣你不吃虧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也沒虧多少,3公裡以內滴滴隻收我們每單1元錢,超出部分收的多  。”這位司機回答說  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在大學城附近轉瞭一圈,發現每個學校周邊都停瞭一些外地牌照車輛,記者註意到他們都在用網約平臺派單接活 。

              在上海市區,記者用滴滴軟件隨機約瞭15次快車和3次專車,其中有兩次快車實際車牌與滴滴APP顯示車牌不一致  。滴滴APP顯示的都為滬A牌,而實際到達卻為“蘇”牌和“陜”牌  。

              “原來的車子前兩天發生瞭事故,送去修瞭,這個是臨時替代用的  。”兩個駕駛員幾乎都拿出瞭同樣的搪塞理由 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投訴的話不是要被處罰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可以提前給你終止行程,優惠一些可以吧?”

              而在杭州市區,記者用滴滴約瞭3次快車和2次專車,其中1次快車出現牌照不一致情況,滴滴APP顯示為浙A,實際到達車輛為浙G  。但非常神奇的是,兩個號碼的後五位字母、數字如出一轍  。

              暗訪結束後,記者進行瞭梳理,發現“馬甲滴滴”多出現在郊區、機場、火車站等區域,出行時段一般選擇在早、晚高峰或深夜,在郊區一般選擇短途,在機場、火車站等地接客則喜歡長途 。

              暗訪“黃牛群”找尋真相

              很多私傢車主自始至終都不知道,自己的汽車早已被註冊瞭滴滴賬戶

              “滴滴註冊賬戶800元起步,知道為什麼漲價嗎?代出車驗證的口子被封,註冊難度加大瞭……”這則“重要通知”近日出現在某個外牌註冊滴滴賬戶的黃牛群時,立即引起瞭群友的熱議,畢竟前一天群主的開價才400元,一天之內翻瞭一番  。

              此前,記者在一位圈內人士的引導下,加入瞭這個群  。截止記者發稿,這個群裡還有111人,此前最多的時候多達幾百人  。該群自稱是信譽度最好、能力最強、專門處理網約車各種疑難雜癥的工作群 。當然外牌車輛註冊滴滴賬戶是其最主要的一項業務 。除此之外,還包括網約車證代考、駕齡不夠代註冊、車輛超齡代註冊、出售搶單軟件等業務  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以自己有一輛浙K的轎車想在杭州註冊滴滴為由與群主進行瞭私聊,這位昵稱為“強哥”的群主顯然對諸多門道非常熟悉 。

              “費用400元,提供駕駛證、行駛證、身份證的照片,以及人車合影給我,三四天即可開通 。”強哥告訴記者,辦理賬戶需要先付款 。

              “外牌不是辦不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這裡可以 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能不能介紹一下怎麼辦?”

              “通過後臺人員,直接將浙K改成浙A,其他號碼不變,後臺留的信息都是你的原始信息 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我的車號在杭州沒有怎麼辦?”

              “順延一位,至少可以保證後四位一致 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憑什麼信任你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一天都要辦十幾個賬戶,5年老店瞭,信譽第一  。”

              記者進一步瞭解獲悉,“強哥”業務僅局限於註冊快車,因為快車註冊是通過網上申請的,而專車申請需要當場人車驗證 。而他的“神通”則靠制假證,也就是按申請者提供的車輛信息,將外地牌改為本地牌制作一本假行駛證,將人車合影中的車牌信息也進行局部修改,然後遞交申請即可 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“強哥”號稱和滴滴後臺“關系很硬,配合默契”的說法,記者便無從查證瞭  。

              通過圈內人士,記者還瞭解到“馬甲滴滴”出籠的另外兩條渠道  。河南人張先生開一輛河南牌照的車,他的本地牌滴滴賬戶是向“公司”租的  。他告訴記者:“白天原車營運,晚上賬戶就租給我用,我隻要用自己的手機登錄他的賬戶就行瞭,滴滴的錢先打給他,然後他再把屬於我的打給我  。”

              陳先生是一位神州專車的駕駛員,他告訴記者,有黃牛專門依靠他人竊取的本地車輛信息申請滴滴賬戶,然後賣給一些外地車主使用  。他們隻要用本地車輛的信息制作假行駛證就可以申請賬戶,很多私傢車主自始至終都不知道,自己的車輛早已被註冊瞭滴滴賬戶 。

              虛假註冊利大水深

              一個虛假註冊滴滴賬戶的黑色產業鏈已經形成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是一位上班族,前一陣子他把舊車報廢瞭,買瞭一輛奧迪A4,便想在空餘時間做做網約車業務,於是便通過手機申請滴滴賬戶,然而令他哭笑不得的是,他的車牌早已被申請瞭一個滴滴賬戶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幾乎隔幾天就給滴滴熱線打電話投訴,最後才申訴成功,原號被註銷  。前後用時兩個多月!”汪先生說  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找到那個冒用你車牌註冊賬戶的人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原資料顯示的‘車主’電話我隻能看到末幾位,問滴滴,他們也不肯告訴我 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的車牌到底通過什麼樣的渠道被冒用的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清楚,有可能是行駛證的信息被泄露瞭吧 。”

              近日,廣東警方公佈瞭2017年度十大網絡安全案件,其中就有一個案件涉及不法分子註冊虛假滴滴賬戶從事違法行為 。警方共抓獲犯罪嫌疑人11名,繳獲被非法獲取的公民個人信息20餘萬條,包括車輛登記信息、車輛照片、車主姓名、車主身份號、車主住址等信息  。警方透露,該案涉案的滴滴賬戶多達幾十萬個,涉案金額高達數千萬元  。

              誠如廣東警方所透露的,虛假註冊滴滴賬戶利益巨大  。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“強哥”註冊一個滴滴賬戶收費400至800元不等;而車主向黃牛購買一個滴滴賬戶收費則在800至1600元不等 。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利用註冊‘滴滴’賬戶賺錢的黃牛很多,水也很深  。”陳先生說,網上那些黃牛群有好多是騙人的,註冊不成功也不退錢,直接把你踢出群去  。前兩天他在一個群裡購買瞭一個所謂的搶單神器,據說可以在最快時間裡搶單成功,也可以隨時隨地搶大單,但事後證明那就是一個搶紅包的提醒軟件,白白損失瞭1200元錢  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一個虛假註冊滴滴賬戶的黑色產業鏈已經形成  。據廣東警方介紹,在這條利益鏈中涉及很多環節,最關鍵的是行業內鬼,他們在取得符合規定的人、車信息後,通過中間商、代理商層層加價倒賣  。

              在廣東警方破獲的這個案件中,一級中間商以每條信息8至10元的價格向內鬼購買,又以每條15至20元的價格倒賣給二級中間商,二級中間商再以每條20至35元的價格賣給滴滴賬戶虛假註冊人員,這些人將信息加工後,進行虛假註冊,最後根據註冊難度,按200至500元不等的價格出售給外地駕駛員  。

              放管失衡監管不力

              有效調整放管力度,緩解市場供需失衡,才能從根子上解決馬甲亂象

              早在上海出臺網約車管理規定之前,記者就曾遭遇過外地牌網約車的維權難題  。當時記者把兩箱水果遺忘在瞭一輛江蘇牌照的滴滴專車上,駕駛員回復,有空給你送過去  。但之後再也聯系不到他瞭  。給滴滴客服打電話,得到的回復是滴滴隻是信息交互平臺,不承擔追回遺失物的責任  。尤其對這些外牌車輛和外籍駕駛員,滴滴表示其制約手段更是缺乏  。雖經長達兩個多月的交涉,最終仍然無果……

              廣東警方透露,目前滴滴平臺上數以幾十萬計的虛假信息,給乘客造成瞭極大的安全隱患  。警方表示,這種脫離監管的車輛和駕駛員,魚龍混雜、泥沙俱下,一旦出現安全事故或發生犯罪行為,根本無法在第一時間鎖定真正的嫌疑人  。

              針對網約車的管理,早在一年前,全國各地就已先後出臺本城市的準入規定  。比如上海要求滬人開滬牌,杭州規定必須是杭州本地牌照  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從目前施行的情況來看,“馬甲網約車”的出現已經沖開瞭這些管理壁壘 。記者的調查數據顯示,在上海的20次約車暗訪中,有4輛車為外地牌照,有17名駕駛員為外地戶籍  。

              “就是在這種準入過嚴、供需失衡,再加上平臺失責、監督缺位的背景之下,黃牛虛假註冊網約車賬戶的黑色利益鏈就很容易形成瞭,這種亂象的出現和存在最終傷害的還是消費者和正規營運者的權益  。”華東政法大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行政法學教授告訴記者,黃牛虛假註冊網約車既利用瞭平臺的漏洞,又鉆瞭制度的空子  。要堵住平臺漏洞,責在經營者,但對於經營者來講,堵漏並不是一件技術難題,而是是否願意為之的問題  。

              “要消滅制度空子,責在管理者  。”他說,管理的根本目的是通過進一步規范市場,為消費者、營運者營造一個安全、舒適、便捷、合理和科學的乘車營運環境 。但從目前情況來看,網約車的管理尚未與市場需求達到最合理的契合點,具體體現在管理過嚴破壞瞭供需平衡,一方面消費者的出行成本被大大提高瞭,特別在高峰時間段,幾倍的加價已經習以為常;另一方面消費者打不到車,即便加價也無車可打  。

              俗話說,一管就死一放就亂,行政管理部門要掌握好管與放的合理度,才能推動網約車市場的健康發展  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註意到,新修訂的《杭州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》於今年3月8日起實施,該細則進一步放寬瞭網約車經營準入條件 。 

              比如,簡化瞭網約車運輸證辦證手續、放寬瞭駕駛員從業資格準入條件 。但值得註意的是,該細則對駕駛巡遊車和網約車的駕駛員實行統一資格管理,既保障瞭其獨立性和自身權益,又促進瞭行業競爭與業態融合 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應該就是管理制度和市場需求的一種妥協吧,這種放管力度的調整將有效緩解市場供需失衡的問題,也才有可能從根子上解決“馬甲滴滴”的亂象,消費者也才會滿意 。”這位教授說 。

            原標題:“黃牛”肆虐致冒牌網約車橫行無阻